他调动到哪就贪腐到哪:送钱的人在包厢外排队,收完红包都记不清谁送的网页美工教程

他调动到哪就贪腐到哪:送钱的人在包厢外排队,收完红包都记不清谁送的网页美工教程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7月22日消息,蓝文全,男,1963年5月出生,198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海南省三亚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候选人。曾任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党组书记、局长,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园林环卫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等职。

2019年8月,蓝文全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海南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今年3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6月18日,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蓝文全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80万元。

“当我踏进留置室那一刻,我心慌了,精神濒临崩溃;我心碎了,心情悲痛欲绝。我深知自己的人生不是归零,而是负数,在这残酷的现实面前,我不知所措……”2019年8月16日,蓝文全清楚地记得这一天——他被留置的第一天。这天之后,他终于明白,该来的总会来。蓝文全是如何从一名年轻有为的党员干部一步步滑向违纪违法犯罪的深渊?其堕落轨迹引人深思,其惨痛教训让人警醒。

在声声恭维和洋洋自得中迷失——“方向错了,该坚守的不坚守,该崇尚的不崇尚”

1984年7月,大学毕业的蓝文全被安排到白沙县工作,三年后被调至三亚市。因工作表现突出,他不断得到提拔重用。2009年,蓝文全被提拔至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担任党组书记、局长,首次担任重要领域一把手。这是其职业生涯的一个新起点,却也成了其腐化堕落的一个起始点。

2010年7月,三亚开始实施一场大规模集中打击违章建筑的行动——“铁锤行动”,直指全市数百万平方米的违法建筑。行动伊始,作为“铁锤行动”的指挥者,蓝文全干劲十足,积极冲锋在拆违打违一线。但慢慢地,他有些飘飘然了——

用他自己的话说,当时无论是领导还是普通百姓都会找他说情,“那时候自己在三亚也算得上是‘红人’。”

就这样,在声声恭维和洋洋自得中,蓝文全思想上起了变化,一步步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特别是在跟一些老板接触过程中,看到他们挥金如土,处处享受着高档消费和服务,思想的天平就发生了倾斜,逐渐忘记了初心,(认为)自己能力并不差,工作也很努力,但是得到了什么?”蓝文全说,那时候,他把自己对党组织的承诺忘记得一干二净,开始认为金钱至上。

思想上变质,行动上也随之一泻千里。他慢慢开始贪图回报、热衷享乐。

“一方面,(我)在大会小会上大讲廉洁自律;另一方面,利用各种机会肆无忌惮、心安理得地接受他人的红包和钱物。”蓝文全说,他爱打麻将,一些有求于他的不法商人便投其所好,专门挑选了一处隐蔽场所供其打麻将,陪打者则是一些有求于他的商人老板。麻将桌上,他总是赢多输少。

对自己帮助过的人,他也逐渐觉得吃点喝点拿点都是理所当然的。因此,他与人吃吃喝喝从不避讳,对他人送来的名烟名酒、名表名包、定制西服等照单全收,逢年过节收受红包礼金更成了家常便饭。“收完红包甚至都记不清到底是谁送的。”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经查,蓝文全说不清来源的红包礼金就有400余万元。

“权力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它,我能为百姓、为社会造福。反之,就是祸害,甚至是灾难。”在留置点,蓝文全反思,自己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根子在“方向错了,该坚守的不坚守,该崇尚的不崇尚,思想消极了,服务观念淡化了”。

在包厢里收钱来者不拒——“认为只要自己帮了忙,收些好处费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几乎没有敬畏权力之心,甚至把手中的权力变成利益交换的工具。”蓝文全交代,其涉案资金很大部分是利用手中权力为企业或他人提供帮助后获取的。

据了解,在当时的拆迁领域,想承揽拆迁项目要找他,想尽快拆违以推动建设开发项目要找他,想延期或不拆除违建也要找他……而在三亚,蓝文全收钱才办事成为公开的秘密。

一公司老板告诉审查调查人员,该公司曾多次向综合行政执法局申请拆除公司项目用地上的违建,这本是执法局的正常工作,但蓝文全总是以工作忙推托,有时还会明确表示“下面的兄弟都很辛苦”,“其实我何尝不知道,他这么说不过是想要好处费罢了。”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站真实立场。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